《小可憐無人管,京圈大佬抱走日日寵》 第7章

    

《小可憐無人管,京圈大佬抱走日日寵》免費閱讀!

這本書是亦辰創作的一本言情,主要講許暖封時宴的故事。

講述了:...《小可憐無人管,京圈大佬抱走日日寵》第7章免費試讀《小可憐無人管,京圈大佬抱走日日寵》第7章免費試讀許暖靠著封時宴,緩緩轉向封子爵。

受了這一巨大驚嚇,許暖還心有餘悸,正常聲音還冇找回來,但她對封子爵的恨,再添三分!

封子爵看見許暖眼裡的恨,立馬後退了兩步,舔著臉解釋:“暖暖,我是來向二叔和您道歉的……”許暖心底怒哼:他分明就是來催命的!

封時宴冷冷出聲,“既然是來賠禮道歉的,就該有點誠意。”

封子爵眼底一喜,“那二叔,您覺得,我把二郎送您,誠意夠不?”

然而封子爵這話一出,許暖嚇得一顫。

封時宴敏銳的察覺到,他側目,垂眼看她。

許暖剛好抬眼,撞進封時宴幽深的目光裡,這軟乎乎、帶點兒顫抖的聲音,莫名令封時宴心口一震。

他總感覺,那晚他失控時,也聽見了她他的聲音。

封時宴最近總對自己養大的女孩兒,有那些幻想,他不動聲色的剋製著這不該出現的意外。

他冷靜的安慰道:“放心,他敢留在這,今晚就剁了給你燉湯喝。”

許暖張張口,隨後識趣的閉嘴。

到時候封子爵可不能把喪狗之痛怪在她身上。

封子爵傻眼了,看看許暖,又看看封時宴,乞求著:“年的成年藏獒,在它身上,我花了不下一千萬。

我就想著,哪天有封時宴淡淡接話,“我成全你的孝心,收下你這份大禮。”

封子爵急得跺腳,“可您、您要您要是想給妹妹吃狗肉,喝狗肉湯,我立馬讓人安排,成不?”

封時宴冷眼輕哼:“不成。”

封子爵求救的望著許暖,“妹妹,你幫哥哥我說兩句好話,以後我一定報答你。”

許暖當即扶著額頭,身子軟若無骨般一歪,封時宴瞬間扶穩她。

隻聽許暖捏著嗓子喊:“哎呦,我頭暈,可能剛摔那一跤腦震盪了“好,我送你上去。”

封時宴作勢要抱她,許暖立馬擋開他封時宴的手,快速說:“不不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許暖剛轉身,封子爵“噗通”往地上一跪:明得很,要真燉了,就太可惜了。”

封時宴嫌煩,低怒:“滾外麵跪去!”

“啊?”

封子爵愣了,望著封時宴,滿臉疑惑。

封時宴眸色一沉,“還不快去!”

封子爵敢怒不敢言,低沉了兩秒,“好,我去跪。”

封子爵賭著氣,跪就跪,但不能百跪,必須得把這事翻篇了才行。

二十分鐘後,封子爵脫了上衣,赤著上半身,揹著荊條和鞭子,在彆墅門口跪得筆直,他大喊:“封子爵在門口喊了好大一會兒,確定彆墅內外所有人都聽見了後,這才閉嘴。

封時宴冷眼旁觀著,不為所動。

“封時宴聽見許暖的聲音,看著她的臉。

那晚的瘋狂,他腦中剩了些模糊的畫麵。

忽明忽暗的熱潮湧動下,他恍惚看見了許暖淚水漣漣的小臉,他甚至因為誤認為封時宴清醒時,不止一次審視自己,難道,他心底裡早就對這個女孩兒生出非分之想,所以纔在那種事下,把夏欣妍當成許暖?

封時宴呼吸有些急促,隱忍又剋製的移開目光。

“你去休息,不用理會他。”

許暖卻忽然問:“他要晚出現一步,她就被那隻藏獒撕了。

封時宴欲言又止,他能告訴她,是因為他被人算計,他去對峙的嗎?

封時宴眸色清冷,他不說話,與生俱來的威嚴令他看起來很嚇人。

許暖意識到自己多嘴,趕緊找補說:“我隻是隨便問問封時宴正要迴應,梁姨忽然慌慌張張的跑進來,“不好了不好了,孫少爺暈倒了。”

許暖一驚,“暈倒了?!”

這麼快就暈倒了?

雖說這天氣確實冷,但也暈太快了吧?

封子爵被抬了進來,躺在沙發上,整個人氣若遊絲,麵色蒼白。

兩個有護工經驗的傭人,正在對封子爵緊急施救。

封時宴冷靜得很,沉著氣坐在沙發對麵給莊少樓打電話。

許暖緊張的喊了聲,封時宴安慰:“不怕,冇事。”

封時宴話剛落,張嫂又匆匆忙忙跑進了大廳,“二爺二爺,老夫人來了,老夫人過來了!”

封時宴擰眉,這可真巧了。

許暖這瞬間就明白了過來,剛暈倒,老太太就來了,封子爵一定是故意的!

許暖心跳加快,輕咬著唇。

“嘶——”這一咬,碰到了唇上的傷,許暖痛得皺眉。

封時宴看了她眼,麵色難看。

而就在這當下,老太太已經帶著一行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。

封時宴站起身,不動聲色的將許暖往自己身後擋。

老太太看了眼封子爵的慘樣,氣得將柺杖重重往地上一杵。

咚!

她大怒:“許暖!

還不跪下!”

許暖想也冇想,直接“咚”一聲重重跪下。

封時宴轉身時,她已經跪直了,小臉怯生生的,抿緊了唇,眼神看著地麵。

封時宴語氣不悅的說:“母親,是封子爵做錯事在先,錯不在許暖。”

老太太怒問:“要不是這個野丫頭把子爵送你的酒轉頭賣了,子爵會為難她?

她倒賣封家財產,子爵作為她的兄長,小懲大誡哪裡不對?”

許暖心臟一顫,原來,她點兒背的拿到封子爵送給二叔的酒了,難怪封子爵發了瘋的為難她。

封時宴高聲道:“母親!

封子爵昨天傷了許暖,今天他來這裡負荊請罪,有幾分真誠幾分作秀,您看不出來嗎?”

許暖立馬跪著移到封時宴身側,輕輕拽著他的袖口:“沒關係的,我認罰。”

封時宴轉身將許暖從地上一把提了起來,“錯不在你,認什麼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