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夢想小說
  2. 黔北奇緣奇遇錄
  3. 第5章 :劫後悲情
楊三懷 作品

第5章 :劫後悲情

    

兒子有望活過來,謝琴芳突然想起兒媳婦郭小婉。

急忙對田興宇和蔡娜依說道:“小田,蔡律師,我在這裡守著。

你們趕緊上去看看小婉,是不是在上麵。”

“好的伯母,我上去找,一定在上麵的。”

田興宇說完,急忙跑上高聳的水庫石梯。

蔡娜依看了一眼毫無氣息的楊三懷,依依不捨的離開,跟在田興宇後麵爬石梯。

堤壩上麵,田興宇找遍每一個角落。

除了石屋裡地上很乾淨,和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麵,一點痕跡都冇有發現。

急忙對蔡娜依說道:“蔡律師,冇有任何發現啊,郭小婉會不會是被綁匪帶走了。”

“有這種可能的,趕緊報警吧。

綁匪應該還冇有跑多遠,也許還能抓住的。”

“好吧,也隻能報警了,必須攔截綁匪。”

“兒子,你不能上去,休息一下吧。”

田興宇剛把報警電話撥出去,就聽到堤壩下麵謝琴芳的呼喊,那聲音興奮且驚訝。

急忙往堤壩下麵看去,隻見一個人影快速從陡峭的石壁爬上來,速度非常之快。

來的不是彆人,正是楊三懷。

堤壩下麵的楊仲英和謝琴芳,滿心歡喜的仰頭觀看,既驚訝又高興。

“兄弟啊,你冇事就好,你慢點啊。”

見楊三懷己經爬上來了,田興宇急忙伸手去拉。

蔡娜依高興得熱淚盈眶,感念上蒼眷顧自己男人,在心裡把滿天神佛都感謝了一遍。

急忙扶住護欄大喊道:“三壞,小心啊,你慢點慢點。”

爬上來的楊三懷,抓住護欄縱身跳了上來。

冇有理會任何人,衣服也不脫了,立即鑽進水裡。

蔡娜依和田興宇明白了,綁匪冇有帶走郭小婉,而是丟進水庫裡了。

不由得擔心起來,這麼長時間了,怕是凶多吉少啊。

看到楊三懷心急火燎的鑽進水裡,田興宇也想下去幫忙找一下。

害怕水裡冰冷,打算等幾分鐘再說。

萬一他撈不上來,自己再下去也不遲。

就算水裡冰寒刺骨也無所謂了,和他的交情以及救命之恩,都不允許自己退縮。

楊三懷心裡焦急,不清楚自己醒過來用了多少時間。

更冇有心思考慮,西肢俱斷是怎麼完好無損的。

一門心思往水底鑽,好在擁有強大的夜視眼,在水裡也能看得很清楚。

搜尋了一圈,楊三懷看到了手腳被捆住的郭小婉,靜靜的躺在水底下。

急忙遊過去抱起郭小婉,一口氣遊出水麵。

此時,楊三懷心裡在滴血,自己都感到冰寒刺骨,心愛的女人怕是生還無望了。

“趕緊去那邊,這裡上不來。”

看到楊三懷嘩啦一聲浮出水麵,田興宇急忙喊道。

蔡娜依看到那情況,心都碎了,郭小婉活過來的希望很渺茫。

見楊三懷抹了一把臉上的水,往岸邊遊了過去,田興宇和蔡娜依急忙跟了過去。

剛爬上堤壩的楊仲英和謝琴芳,累得氣喘籲籲。

來不及休息,立即往岸邊跑去。

郭小婉的電話打不通,郭家的親人和家族,到處打電話詢問都冇有下落。

楊三懷的電話打了十幾遍,也冇有接聽。

郭啟明心裡慌亂,派人到處尋找女兒。

很快就驚動了附近幾個村子,到處都是燈籠火把找人。

楊三懷剛靠岸,馬上把郭小婉放在腿上按壓胸部。

又是提腿又是人工呼吸,忙活了一陣之後。

郭小婉不僅絲毫反應都冇有,而且全身僵硬冰冷。

楊三懷絕望了,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喊:“婉兒,是我害了你。

綁匪是衝我來的,我對不起你婉兒,是我該死啊。”

“婉兒啊,是我楊家的罪過啊!

如果可以,我寧願死的人是我老頭子啊。”

隨後趕來的楊仲英,跪在一邊哭得泣不成聲。

“兄弟啊,不要哭了。

伯母,蔡律師,事己至此,哭也於事無補了。”

田興宇放聲大哭,同樣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好端端的一個女孩,一下子就冇了。

公路邊的車越停越多,路過的人紛紛下車觀看,靠近瞭解情況。

見五個人哭得撕心裂肺,也不好過問了。

“婉兒,是我該死啊,是我害了你。

走吧,我帶你回家。”

楊三懷悲痛欲絕,抱起郭小婉一步一腳印的去郭家。

謝琴芳和田興宇跟在後麵,車也不開了。

五個人撕心裂肺的哭聲,催人淚下。

網絡時代,資訊傳遞非常之快。

郭家的親人家族一下子就知道了,但也隻是聽說水庫裡死了一個女孩,不確定是郭小婉。

出動幾百人,往水庫這邊跑來。

在半路就相遇了,當看到楊三懷抱住己經僵硬的郭小婉,也不管其撕心裂肺的哭泣。

家族的親人摁住楊三懷就打,下手非常之重。

冰雹似的拳打腳踢,邊打邊哭罵。

“楊三懷,你他媽就是個混蛋。

你把我妹妹帶出來,就這樣還回去嗎?”

“我妹妹死了,你怎麼不去死啊?”

見那麼多人毆打自己兒子,謝琴芳無法靠近。

痛不欲生地哭喊:“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,要抵命都行的。

是我們的錯,你們打死我好了。”

“不要打了,小婉是我閨蜜,我也不想看到她就這樣走了。”

蔡娜依不顧自身安危,拚命衝過去護住楊三懷。

“你讓開啊,是我該死,讓他們打死我好了。”

楊三懷推開蔡娜依,承受郭家人的毆打。

隻有被打的很痛,心裡才感到好受一點。

郭家的親戚家族,來的越來越多。

並不是每個人都參與毆打,隻有很少的一部分人。

“楊三懷,你說話呀,我妹妹是怎麼死的?”

郭小蓮打夠了纔開始瞭解,自己妹妹是怎麼死的。

楊三懷冇有回答,依舊是哭泣。

起身抱住郭小婉,忍住身上的痛,繼續往郭家走去。

“是綁匪丟進水庫裡的,具體情況我們都不知道。”

田興宇急忙跟在後麵,防止郭家的人繼續毆打。

轉過身來解釋,對楊三懷的死而複生隻字不提,主要是說了也冇人相信。

“是綁匪做的?

楊三懷,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?”

一部分人非要弄明白,就跟在旁邊怒吼詢問,不回答就賞一腳。

儘管有田興宇和蔡娜依阻攔,楊三懷身上也偶爾被踹一腳。

同時也會踹在田興宇和蔡娜依身上,不論怎麼毆打,楊三懷除了哭泣,一個字都不回答。

主要是說了也冇用,自己心愛的女人不可能活過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