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夢想小說
  2. 穆城之下
  3. 第5章 月重樓(下)
衛啟 作品

第5章 月重樓(下)

    

很快到了決戰那天,衛啟這時因受刑太多,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,隻能靠著枯木勉強坐著。

此戰定會要拚個你死我活,衛啟強撐著一口氣,定要保證紅葉安全。

宮月先出手了,黑色的長紗飛舞,宛若極速飛來的一團黑霧。

一隻雪白的手,猶如鬼爪從黑霧中探出。

沈紅葉偏頭躲過致命一擊,一招鬼爪穿心反攻回去。

兩個人都是絕頂高手,你來我往,見招拆招,都是一路子功夫。

宮芙蓉見師父良久也未勝她半招,隻怕這沈紅葉贏了過去,晃神兒間看見了倚靠在樹乾上的衛啟,眼珠轉了一圈,計上心來,“臭小子,這是自找的。”

宮芙蓉的鬼爪雖不及師父 ,對付一個書生還是綽綽有餘。

宮芙蓉使出一招鬼爪穿心,五指刺破衛啟的胸膛,又一腳把他踢到一邊。

緊接著,掐著衛啟脖子,一手提起,剜了一眼打鬥中的沈紅葉,陰笑道,“臭小子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本來那張純真的臉蛋也浮上了一層不相符的邪氣。

衛啟扒著宮芙蓉的手,幾乎要喘不過來氣了,“宮芙蓉,就算是為了你師父,也不必真要我的性命吧!”

“臭男人,一看就是風流貨。

我們山上的毒花之所以開得那麼好,少不了你們這群貨做花肥。

你們這些臭男人不總是說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流嘛。”

芙蓉還調皮地吐了吐舌頭,人的生死在她眼中不過是一場遊戲。

沈紅葉心繫衛啟安危,不得不停了手。

宮月見沈紅葉隻是學了一個月,幽冥鬼爪竟能修煉到七層境界,又極重情義,著實是個可造之材。

這模樣長得又極為討喜,很是喜歡。

“小丫頭功夫不錯,隻可惜年紀輕,容易被外物亂了心神。

看你天資不錯,你若拜我為師,我便將我幾十年所學交給你可好?”“我不稀罕。”

“彆動他,要打架衝我來。”

沈紅葉一邊說著,一邊慢慢靠近衛啟。

衛啟被掐著脖子,臉頰漲紅,青筋暴起。

“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,如果你當場自儘,我就放了他。”

宮芙蓉挑釁地笑了笑,將青鋒劍扔給了她。

衛啟憋紅著臉喊道,“彆信她,這鬼丫頭,陰的很,我......我可以的。”

宮芙蓉回頭狠瞪了衛啟一眼,手上的力氣又加重了兩分,指甲刺穿皮肉,衛啟將發紫的唇咬出了月牙白,卻硬是不吭一聲。

“是不是我死在這兒,你就放了他?”沈紅葉低聲道。

“當然,我們月重樓的人一向說話算數。”

“好”沈紅葉抽出青峰劍,劍刃泛著淡淡的青色寒光。

她慢慢走向宮芙蓉邊,冷著臉道,“不過……我覺得這寶劍由你刺穿更好。”

宮芙蓉後退了兩步,狐疑道,“你想偷襲我?”“並不是,我隻是希望死在你手裡。”

說著,沈紅葉將寶劍遞在了宮芙蓉手裡,又將劍尖抵在自己的胸口。

宮芙蓉方纔見過這沈紅葉出手,招數真是詭異得很,以至於就算接過來寶劍,也不敢冒然出手。

沈紅葉看穿了宮芙蓉的心思,輕歎一口氣,故意悠然拖著長音嘲諷道,“劍己在你的手上,你是不信還是不敢?”

宮芙蓉被人戳中心思,心中自然是不服這口氣,順勢就要刺入沈紅葉的心臟。

沈紅葉側身躲開,一個旋身將宮芙蓉手中寶劍一腳踢開,左手當空接住寶劍,一套動作乾淨利落,轉眼間被寶劍抵著的,變成了宮芙蓉。

"卑鄙!"沈紅葉挑眉冷聲道,"兵不厭詐,要怪就怪你太笨,連劍都拿不穩,怪得了誰?

"衛啟扶著紅葉的臂膀,眼中閃過一絲殺意:“宮尊主,上山時候你用我威脅紅葉,如今我們便用你最寶貝的小徒弟威脅你。

快把我們放下山,否則,我便殺了宮芙蓉。”

宮月知道,沈紅葉是個恩怨分明的人,她定然不會殺了宮芙蓉。

可是,這個沉香閣樂師的眼中,怎的透著一股兒陰狠勁兒?幾番生死一線間也毫無懼意,這個樂師絕對不隻是樂師這麼簡單。

宮芙蓉撅著嘴兒,大聲嚷著,“師父,不要放走他們。”

衛啟劍宮月猶豫了,撿起一根枯木棍,一棍子下去,隻聽得一聲慘叫,宮芙蓉的腿斷了。

宮月暗暗驚呼一聲,攥緊了拳頭,冇想到這個樂師這麼狠。

紅葉也冇有想到衛啟竟然會出此下策,唯恐他激怒了宮月,“衛啟……”還未等紅葉說完,衛啟己明白紅葉的心思,柔聲安慰道:“紅葉不用擔心,這事兒交給我。”

說罷,衛啟又揚起棍子……“慢著!”宮月終於下了決心。

她顫顫巍巍地抬起了手,擺了擺,臉上難掩失意,“放他們走吧。”

黑色的枯木重重疊疊,兩個人的身影漸行漸遠。

滄月山從來冇有活著下來的生人,他們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。